无聊逛网

当前位置:无聊逛网>热文推荐>从面包师到滑雪运动员,我一个人冲击冬奥会,失败也无悔

从面包师到滑雪运动员,我一个人冲击冬奥会,失败也无悔

公众号【自PAI】发布于:2021-12-17 整理:无聊逛网
上一篇:私募大佬汪潮涌失联

导读:点击上方蓝字“ 黑池财经” 关注公众号 后 ,点击 右上角“ ··· ” , 设为星标 ,精彩资讯不错过。 导语 私募市场知名大佬级人物汪潮涌(原名汪超涌)已经失联两周,今年56岁的汪潮涌创办的信中利是中国最早成立的VC/PE机构之一。但是2016年,汪潮涌举债

有真实故事想告诉“自PAI”?

*请点击文章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填写表格

*或发送故事至:[email protected]


这是《自拍》第253个真实口述故事



大家好,我叫张嘉豪,今年26岁。17岁,我像着了魔一样迷上了滑雪,而此前,我是一个面包师,过着上班盼下班,下班盼休息的日子。迷上滑雪后,我花了几年时间就拿到了全国冠军,身边人都管我叫疯子。


9个多月前,我下定决心要冲刺冬奥会,哪怕机会很渺茫。


冲击冬奥结果尘埃落定后,我在巴黎准备坐飞机回国。


我出生在北京,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儿。不像更北方的地方总有雪,生活在北京,滑雪其实是一个比较遥远的事,我是长大了才知道这项运动的。


我家是一个单亲家庭,我从小跟我爸生活,我爸在酒店做西点师傅,酒店离家远,我平时都是和奶奶一起。


我从小就特别皮,整个脑子里只有玩,皮到什么程度呢?学校让做的不让做的我都做了个遍。从五六岁我就开始打游戏,从插电视的任天堂黄卡游戏机,到后来掌上游戏机GBA、电脑。我是2005年有的第一台电脑,从单机游戏《扫雷》、《纸牌》玩到可以联网了的《卡丁车》、《魔兽世界》、《梦幻西游》。


暑假的时候为了不做作业,我一醒来就不着家。跑出去早上跟一波人玩,中午、下午跟另外一波人玩。也不回家吃饭,经常饿了就喝水,到了睡觉的点才回家,奶奶直骂我拿家当宾馆。


和小伙伴瞎玩,在假山上大家叠在一起,假装是底下这个人背了四个人。


因为整个脑袋里只有“玩”这个字,我从小学习就不好,是老师眼里的刺头。


而我爸脾气很爆,因为这事没少跟我生气,老揍我。他工作忙,每个星期就回家一两天,没时间管我。奶奶不会揍我,但是等我爸回家,就会告诉他我这周又不学习了,又调皮捣蛋了。我爸每周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揍我,但怎么揍我都不改,揍到我十五六岁揍不动了,就由我去了。


到快中考的时候,老师说如果我放弃中考的话,就给我发毕业证。我也没啥想法,能找个理由继续玩就最好了,于是我去了一个职高。


我爸脾气爆,我们是那种很传统的父子,平常也不怎么交流。


回想起来,我在接触滑雪前的人生,脑袋都是懵的,只知道玩。对自己的人生没什么想法,只想玩。


在职高我学习的是西餐烹饪。由于爸爸在酒店做面包,做了很多年了,各方面他都了解,有渠道、有人脉,什么想法都没有的我,顺理成章地跟着他走就行了。我一直这么混,我爸也对我没什么要求,他说只要别给他捅大篓子就行。


职高的第三年,我16岁,开始在酒店实习,压根跟不上工作节奏,但还好酒店餐厅是那种特别传统的部门,只要我不犯大错,即使混,他们还是不会开除我。


职高这三年里我也还是只知道玩,玩了不少东西。玩了好几年普通轮滑,有一天发现有极限轮滑,我一看这有意思,想着我也没什么特长,好像在运动上还有点天赋,实习下班的时候,我就学习极限轮滑,玩U型池、铁杆。


没迷恋上滑雪时我不时滑轮滑。


我和滑雪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结缘的,教我极限轮滑的老师,除了轮滑还玩滑雪。我听他讲滑雪,跟他一起看滑雪的视频,就感觉这个运动太酷太有意思了。到了2012年冬天,我17岁,玩轮滑的朋友们去南山滑雪,我就跟着去了,没想到这一去,我就进入了“疯狂”状态。


第一次滑雪的时候我选了单板,但我连站都没站起来,摔了一天,不过看别人滑得很溜,还是觉得太帅了太好玩了,摔成狗我也还想继续。有人问我为啥喜欢滑雪,我经常这么比喻,就像你喜欢上一个人,你也说不清你到底喜欢他啥。我就是这么爱上了滑雪。


第一次去滑雪。


最开始我是周末去,一周实习五天,周末我就去滑雪,整天泡在雪场。实习是轮岗制,意大利餐、蛋糕房、日餐、面包房等我都待过一轮,最后我决定留在面包房。因为面包房上晚班,晚上10点上班早上7点下班,这样下班了还是白天,我就可以去雪场了。


每天早上7点下班,我就坐上去雪场的地铁,坐两个半小时,从亮马桥站到顺义马坡站下车,又坐856路公交车到滑雪场,滑雪场关门了再花坐两个小时地铁回家睡觉。我在车上摇摇晃晃站着都能睡着,天天就这么熬,整整两年我都是这么过的,脸都黄了。


当时那叫一个困啊,现在想想,再困都比不上那时候那么困了。我记得有一次,经理让我去冷库拿面包,我往冷库走着走着一下晕了过去,倒在地上就睡着了。


在面包房上晚班一晚上都不能休息。


虽然平时困得神志都不清了,但脑子里整个都是滑雪,思考要怎么做动作,怎么旋转,怎么跳跃,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。现在我能跟人聊天正常交流了,但那会儿真是,脑子里只有滑雪,朋友们都说我疯了。


最开始的时候,我的实习工资1200块,雪场门票100块一张,我所有的钱都用在滑雪上了,后来转正了也还是这样。为了讨好雪场的教练和队员,我经常带上我烤的面包,在雪场一待就是一天。


为了能多滑几趟,不吃饭可以,上厕所次数也会减少,有时候晚上回家想到了新动作,激动得半宿都睡不着,恨不得马上去雪场。有过女孩子约我看电影,我感觉电影太浪费时间了,我要去滑雪,后来朋友们都管我叫“机器人”。


滑雪的第一个冬天,能开始玩跳台了,开始上瘾的时候。


我一般是一个没啥恒心的人,爱玩,但是啥都玩,没什么长性。小时候玩过很多东西,养过小鸡、玩过射击、后来学打鼓、学画画,每个都是玩了一两个月就没兴趣了,没有一个坚持下去。之前轮滑也就闲着的时候玩玩,但没想到滑雪竟然这么日复一日坚持了这么多年,付出了所有的时间精力。


技术一天比一天好了后,我开始参加比赛,2014年我参加了红牛南山公开赛,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比赛,当时拿了全国第九名,是我完全没想到的名次,给我高兴坏了。而且从那之后我就有赞助了,滑雪板什么的就不用自己买了,会有品牌给我提供。


冬天的时候我经常请假去北京南山滑雪。


但其他的钱还是得自己操心,我玩的是单滑雪板跳台,国内没有这样的场地,只有室内的雪箱,而新西兰有着最好的场地,我非常向往。家里觉得我就是瞎玩,并不支持我,为了能去新西兰训练,我就只能自己拼命攒钱。


每个月除了滑雪场的钱,我只花100元在电话费,100元在公交上,我从来不在外面吃饭,回家里住没有房租,就这样我每个月能攒2000多块,攒了一整年我终于去到了新西兰。后来我每年都会去新西兰,我比赛拿到的奖金都不会花,会存起来,攒着去新西兰。


我在新西兰皇后镇的湖边。


后来为了能完成更高难度的动作,我就从原来就职的五星级酒店辞职了。其实也没想那么多,就是想滑雪,就是一腔热血上头了。不过为了有经济来源,我又去了一家普通酒店当前台,每个月工资3500,不多,但这个工作可以让我更便捷地滑雪。上24小时就可以休48小时,我就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在滑雪上了。


辞职这件事家里人肯定不同意,我爸觉得我就是一时冲动,所以辞职我也就打电话通知了他一声,主要也不敢当面跟他讲,怕他揍我。他上班还是每周回家两天,我就避着他不跟他说话。再有就是我从小就这样,认准了的怎么揍都不管用,我爸也习惯了,骂归骂,也没挡住我。


不过我知道自己不是一时冲动,我已经被滑雪这件事完全占据了。后来赞助越来越多,我也就不用打零工了。


我爸不是一个爱表达的人,我和他就是那种很传统的父子关系,不爱沟通,也不会谈心。慢慢地,我拿了更多的奖,他也不骂我了,但也不表示支持。我每次拿了奖回家,他也不会说什么,但我知道他高兴,因为他会给我做一顿好饭,话也变得密了点。有一次出国比赛,我拿了300美元奖金,那个支票牌我带了回来,随手放在了沙发的后面,他们也再也没拿下来过,一直挂着。


这张奖金支票牌一直放在家里的客厅里。


单板滑雪被称为极限运动,确实还是挺危险的,即使你练习一万次,有时候还是会摔倒,受伤就跟感冒似的。缝针这类的小伤就不说了,大伤,我已经记不清我做过多少次手术了,左右手、脚都摔折过,两次肺部出血,嘴里缝过十针,多次脑震荡,好几次脑震荡之后我只有一分钟的记忆,别人跟我说句话我回答完就忘了。


第一次受重伤是在2016年南山公开赛,我拿了国内组第二名,第二天要和老外们比,为了练一个高难度的动作,一个后空翻没做好,落地我两个胳膊就摔折了。但是落地的那个瞬间,我甚至没有感到害怕,脑子里全是,我这里应该翻快点,那里应该翻慢点。之后好几次都是,每次受伤怕的都是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滑雪。我没有害怕过受伤,但是我害怕不能滑雪。


胳膊摔断,不去雪场我就用滑板训练。


朋友们都说我不要命,说我“油门一路轰到底,全凭一口仙气撑着”,我当时脑子里没有别的,觉得就应该一直全力以赴,把脑袋放在一边,只要没死就再装上。那次两只手都全断了,但是过了十天我就去雪场了,实在是憋不住,我让朋友帮我穿衣服穿雪板,滑下去了再帮我扛上来。


不过现在,我觉得那会就是盲目勇敢,真正懂得思考是后来一次腿断了。腿断之后有很长时间不能滑雪,我就开始思考了。以前总是每天都在梭哈,总觉得自己运气好,觉得破釜沉舟,结果真沉了,才知道还是不能莽撞,只在最有需要再梭哈。


在新西兰训练的时候,我把腿摔断了。


最让我难过的有两次受伤。我一直很期待沸雪(Air&Style)赛场,它是全世界极限滑雪者心里的圣殿之一。头一年我准备参加,结果在夏季训练里摔骨折了,缺席了2017年的沸雪比赛。后来的一年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备赛了,一年365天至少300天都在训练。但老天爷好像跟我又开了个玩笑,2018年沸雪北京国际雪联单板滑雪大跳台世界杯在鸟巢举办,比赛前一天我又摔伤了。


因为太过心急,我没有做好充分的热身,摔下去的一刻,虽然满脸是血,但我知道没有骨折,本来还暗自庆幸。结果到晚上,我感到胸口很疼,就去附近的医院检查,医生告诉我,我的肺部有一处破口,进了气,需要住院观察。我不得不放弃了准备一年的沸雪比赛。


大赛的头一天晚上,我非常非常难过,一个人去了鸟巢赛场,看工作人员为大赛做准备工作,即使是滑不了,我也还是想来看看。


比赛前一天,我来看看赛场。


很多人说我进步很快,训练第二年,拿了南山公开赛全国第九,第三年拿了南山公开赛全国第二,第七年,我取得了第一个全国冠军。老有人问我是比别人有天赋吗,我觉得并不是,是因为我投入了全部的精力,比他们玩的时间更多。国外那些专业的滑雪运动员,大概小时候3、4岁就开始训练了,到15、16岁正是滑雪生涯的顶峰。如果能时光倒流,我也希望我能早点滑雪,但是时间不能倒流,我能做的就是一往直前。


从一个脑袋里只有玩的浑小孩,到今天成为一个职业滑雪运动员,我感觉滑雪教给了我很多东西。不像之前,我只要顺着我爸给我划好的路线走就行了。17岁才开始滑雪,我起步的时间晚,很多东西都要我自己操心。需要去跟人打交道,处理一些我以前想都没想到的事,需要自己去解决钱的问题,自己规划训练、制定比赛的战术,比赛要出国,签证、行程什么的。


这个过程中我变得更加成熟了,这些东西真真正正地让我长大了,我变得有目标、有行动力,也有能力了。


除了练滑雪动作,我还在健身房进行体能训练。


滑雪是2014年索契冬奥会后才有的项目,2016年我国成立了滑雪项目国家队,也有了更多的全国比赛,我想参加冬奥会这个念头,也是在那一年萌生的,但没有那么明确。


我并没有进国家队,2016的时候我21岁了,年龄各方面的都没什么优势了,我也就没参加过国家队选拔。但我有参加全国比赛,在比赛中我结识了后来的教练,他把我招进了黑龙江省队,有了一些经费和场地支持。


我的积分成绩去年在国际雪联的排名里排中国选手第三,那时,我心里就想,我是不是可以冲一冲冬奥会?


其实不管是国家队还是省队队员,很多都14、15岁,我已经算年纪很大的了,在体能上也算不上巅峰,但我觉得,还是得上头一把,冲击冬奥会。哪怕结果可能不好,至少我全力以赴了。


国际雪联的排名里排中国选手第三。


但要进入冬奥会,要求很高,首先需要在2019年7月到2022年1月16号之间,国际雪联积分要达到50分,还需要在世界杯分站赛或世锦赛杀入全世界总排名前30名,积分和排名缺一不可。如果国家内没有人达到这个要求,这个国家就将缺席这个项目,而我们作为东道主国家,可以有一个保送名额,但同样要有积分50分和至少一次世界杯前30名。


首先摆在我面前的很大一道坎是积分,我需要参加很多比赛并排到前列,才能攒够50个积分。这个要求在疫情期间变得更加难了,因为疫情很多比赛都取消了,而在办的比赛,出入境也很复杂。


比如今年下半年,积分赛在智利、阿根廷都有举办,9月的时候,智利封国了,于是我只能申请阿根廷签证。


疫情期间签证很麻烦,费了大劲,我终于拿到阿根廷签证,拿到的那天我开心坏了,结果没过几天,我接到了阿根廷大使馆的通知,说签证被撤回了,我从来没听说签证贴上了还能被撤回,这简直是个晴天霹雳,眼看着奥运之路就要止步在这了,我非常崩溃。不过还好我是个幸运的人,几天后,我接到了智利的通知,告诉我比赛延期了,且批准我特殊入境,真是峰回路转。


被撤回的阿根廷签证,当时让我很崩溃。

国家队大概派出了10个人,据我所知的,省队的,只有我一个人。出去比赛,国家队的队员们都有团队,有贴身教练指导,有后勤工作人员,但我就只有一个人。省队没有那么多钱,教练需要指导的人太多,基本上只能给我“云指导”,很多人说我踏上了一个人的冬奥会。


的确,我只有一个人,我需要自己制定比赛前的热身、训练以及比赛的策略,后勤我也得自己来,要联系司机去赛场,要计划省钱。尤其智利的酒店都比较贵,至少都是4、500人民币一天,我为了省钱,得借宿在朋友家。但我还是很满足,我觉得自己也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一个人,有很多朋友都在远程帮助我,我有后备力量,只是我一个人来比赛了而已。


我一个人坐上前往智利的飞机。


比起国家队的队员,我确实有劣势,我少了很多资金支持和指导,但我有自己的节奏,我可以有策略有方法。而且,在冬奥会这个事上,我们是同伴,大家都想拿到参赛资格,让更多的中国运动员出现在赛道上。


冬奥会资格截止原本是在明年1月17号。冬奥之旅第一站智利站我取得了很好的结果,在智利滑雪锦标赛里,我拿到了一枚金牌、一枚银牌和两枚铜牌,加上之前的积分,我现在的积分已经44.45分,但在11月18、19号的欧洲杯里,我没有发挥好。我只能继续等待国际雪联之后的赛程安排。


智利站,比赛前一天的夕阳。


在我前面的,是国家队的苏翊鸣,他在大跳台和障碍赛中分别领先我100名和60名。不过,我也没有特别灰心,按我自己的节奏继续往前走就好。拿奖已经对我不重要了,我更享受能完美完成动作的过程,这次拼搏冬奥会也是,即使最后不能站在冬奥会起跳台上,我也很享受这个过程。


而在11月28号的时候,训练完回来的我,例行打开电脑看赛程有没有更新,这一刷新,结果突然尘埃落定了。新的赛程里,时间靠前的两场比赛,世界大学生联赛因为疫情取消了,而十二月中的积分赛,能积的分非常少,所以就算我取得了非常好的分数,也没有用了。也就是说,我的冬奥之旅,被宣判了死刑。


很多人会觉得我很难过,但看到这个结果的第一时间,我其实很坦然。尽人事,听天命,我已经做到我能做的了,而赛程安排,这种交给天意的事,我并不抱太大希望。我很坦然,因为我已经拼尽全力了。


虽然没能成功参加冬奥会,但我非常感谢这一段时间的经历。去追逐冬奥这件事,过程的意义对我来说已经大于结果了。我去了很多地方,因为冲击冬奥会遇到了很多朋友,也领略了人生的无奈。得知冬奥之行结束的当天,我马上买了机票准备回国。我先开车前往巴黎,然后从巴黎回国。在路上,我就一直在想下一个目标是什么。


回程的路上,我去看了洛桑的奥林匹克博物馆。


短期内,冬奥会的热度还没过,我准备当一个滑雪“野生推广大使“,做一些短视频来讲解和推广这项运动,让大家知道这个东西。


当然,这并不是我的最终目标,不过下一阶段要做什么,我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思考。


我之前在瑞士的滑雪场训练,等待下一阶段赛程安排。


今年我已经26岁了,算是大龄滑雪运动员了,有朋友问过我,不滑雪了以后要怎么办?我也有想过这个问题,但我实在是想象不到不滑雪的日子,我真的会受不了,我实在是太爱了。


我爸还年轻,还在工作,奶奶身体也好,我也还没结婚没小孩,现实的因素我还不想考虑太多,我还想继续全心全意地投入在滑雪这件事上。我很多朋友开了滑雪馆、卖雪具之类的,我将来肯定也会在这个行业里,不过做什么,我还没想好。


虽然不能参加上冬奥会,能够去拼搏我也已经很享受了。遇上了滑雪,找到了这辈子我最爱的事,我觉得自己已经非常幸运了。



*本文由张嘉豪口述整理而成,文中照片除特殊注明外均由张嘉豪本人提供。*本文在今日头条首发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

张嘉豪  | 口述

大   雨  撰文

呱   呱  | 编辑


-THE  END-这是我们讲述的第253个真实故事打开今日头条搜索“张嘉豪”关注主人公
搜索自拍关注我们 抖音搜索“张嘉豪”看更多主人公视频





我们也通过纪录片的形式记录下了张嘉豪的追梦冬奥之旅

纪录片将于2022年1月20日上线

欢迎大家关注!



点击以下关键词看故事
去伊拉克挣钱 | 出差去南极 | 空巢十年 | 职业杀熊 | 3年不上班 | 偷渡美国 | 中年意外 | 冷冻妻子 | 裸模 | 性欲是什么 | 被美国人收养 | 流水线厂妹的逆袭  | 上海底层家庭的奋斗 | 做自己 | 香港富二代 | 龙套演员 | 胖女孩 | 财务自由后 | 非洲酋长 | 东北女人 被砍伤的医生  酗酒的俄罗斯女人 3个空巢老人家庭 武汉单亲妈妈  遗传病家族 生7个孩子 戒毒33次 | 北大保安 |美国打工14年 | 男保姆 |5%首付买房父亲大我45岁 | 离开美国 | 32岁失业 在家留学 | 46岁卖房读书 | 


“自拍”栏目长期招兼职作者

要求详见【招募要求】



点击公共号名片关注“自拍”


给我们提供故事线索,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


本文原载于公众号【自PAI】

下一篇:人类不死,烂片不止

导读:这是半佛仙人的第779篇原创 1 昨晚上和一个编剧朋友吃饭,对,就是那个已经转行卖壮阳药的。 之前我那篇壮阳药行业为什么写的如此专业,很大程度上是受了他的指导。 作为一个活不下去的编剧,卖壮阳药也很符合逻辑。 吃饭的时候,说到最近很火的一个话题,说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图文欣赏

本月热点

热门Tag

无聊逛网  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! 粤ICP备14095699号  

无聊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