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聊逛网

当前位置:无聊逛网>热文推荐>从购物狂到“不消费主义”,我一年少花19万

从购物狂到“不消费主义”,我一年少花19万

公众号【自PAI】发布于:2022-01-11 整理:无聊逛网
上一篇:面对变局,如何应对

导读:今年没有讲什么新年寄语,其实在帅张的星球里提了几句。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对今年的展望,我只能说,变局。 从我的感知,经验和逻辑来看,我们所面临的经济环境,世界环境,2021年所面对的种种变化,不是短期的波动,不是小范围的调整,而是一次可能持续很长

有真实故事想告诉“自PAI”?

*请点击文章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填写表格

*或发送故事至:[email protected]


这是《自拍》第259个真实口述故事


我叫乔桑,今年31岁,是一名普通上班族,同时也是践行极简生活的视频博主。去年11月,我开始尝试“不消费主义”生活,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。


以前,我是疯狂买买买的购物狂,每月花费动辄上万,而最近这一年,我的全部支出还不到三万。整整一年,我都没买过化妆品,也没买过几件衣服,除去和朋友聚餐、给父母买东西等等必要开支,正常情况下,我每个月连吃饭加日常交通也就400元左右,在自己身上花的钱越来越少。


追求极简生活后,感觉整个人充盈了很多。


我是90后,出生在一个北方二线城市的普通家庭。从小,爸妈就非常宠我和妹妹,会给我们买很多花花裙子、鞋子、包包,虽然都不是什么大牌,但只要我们喜欢,爸妈都尽量满足。带我逛街的时候,我妈常说一句话:看到喜欢的就买下来,不然回头就买不到了。


上小学的时候,我的家庭条件相比其他同学还算不错,加上年龄比较小,没什么虚荣心和攀比意识。但爸妈一直很舍得给我和妹妹花钱,尤其在学习上,小升初的时候,他送我去了一所国际外语学校,那所学校的学费比普通中学高,学校里有很多有钱人家的孩子。


我记得每到周末,好多同学的爸妈都是开车来接他们回家,而我一直是家长骑电动车来接。现在剖析自己的话,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自己有一点点自卑了,这应该也是影响我后来成为购物狂的一个原因——慢慢膨胀的虚荣心刺激着我,我想要多多挣钱,想买很多很多东西。


考上大学后,我第一次离开老家,来到北京读大学。那是更大的世界,有很多吸引我的东西,那时候和男友是异地恋,经常见面也需要花钱。我不想问爸妈要,就开始自己打工兼职。这时候我才发现,钱其实还是挺好挣的。


我在北京上大学,当时兼职做导游,这是带旅游团参观北京电视塔。


大二,我去了自助餐厅兼职做服务员,做了差不多一年。大三,同学们都流行考各种证书,我也去考了个导游证,课余做兼职导游。那会儿,在北京带团一天,可以拿200元底薪加提成,对大学生来说还算挣得蛮多的。


后来我又考了英文导游证,遇上外国旅客,一个周末就能挣差不多一千。到了寒暑假,我还想挣钱,加上自己本来也不是恋家的人,就留在北京继续带团。


除此之外,我还跟学校超市老板谈了一小块地,用来摆地摊卖首饰,同时还去各个女生宿舍卖首饰,后来又拓展到学校附近的步行街上。每次进货,我都选的是自己喜欢的款式,像耳钉、耳坠这些,除了卖给别人,我也给自己留下了好多,每天换着戴。


大学期间,爸妈每月给我1000元生活费,但我每月的实际花费都会超过2000元,倒也不会负债,那些多花的钱都是我自己挣来的。宿舍里6个女生,属我花钱最多,平日里最节省的那位舍友,经常劝我不要花那么多。我就反过来劝她,说别那么节省,不花钱是挣不到钱的。


每次购物,如果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,我就想,如果用坏或者用完就没有了,所以一件衣服我有时会买两件,一件留着当备用。最疯狂的时候,同一款衣服,我一次性买齐了四个颜色,同一双鞋,我也买过三个不同色号的。


我近视600度,有段时间特别喜欢买眼镜,当时朋友认识一个在眼镜批发市场开店的人,我一直去他那里配眼镜。眼镜这东西怕坏,我去一次会买好几件当备用,看到新款也忍不住想买。大学四年,我买过的眼镜两只手都数不过来。但后来我发现,自己习惯用的还是那一两副,其他的也就只戴过几次而已。


这是大学时期,我给自己配的一副新眼镜,当时也染了头发。


大四毕业前,我去了北京的一家旅游网站实习,毕业后顺利转正。完成本职工作之余,工作之外的时间我也没闲着,有时候,我早上4点多会去大红门、天意批发市场进货,买一些自己喜欢的围巾、披肩、帽子、袜子,然后准时上班。


下了班,我就在家附近的草房地铁站边摆摊,一摆两三个小时。摆地摊利润高的时候可以挣个七八百,即便生意一般,摆两小时也至少能卖个三百元。


当时就觉得做买卖很愉快,多挣钱,很开心。遇到一样喜欢这些东西的女生,她们会觉得我选货的品味很好,聊起来特别兴奋。我卖的也都是自己很喜欢、精心挑选的物品。很多款式卖剩下一个我就不卖了,自己留着用。所以后来家里囤了超级多的围巾、帽子、袜子。


我在北京摆地摊时的照片,当时主要卖围巾和袜子。


在北京工作一年后,我因为感情问题辞职回到石家庄,依然在原来的行业工作。但从那时候起,为了拿到更高的绩效,我在工作上产生了一种很强的好胜心,成了一名工作狂。


即使周末休息,我在家里也是办公状态。爸妈中午12点就把饭做好了,喊我吃饭总是喊不动。有时候出去和闺蜜们小聚,大家正聊着天,我也会把电脑掏出来工作。在这种工作压力之下,我的购物欲无意中变强,成了排解焦虑的一种方式。


每隔一两星期,我就去逛一次街,给自己和家人买东西。不过我很少买奢侈品,只买过两三个Coach的包包,最贵的也就4000多元。我平时逛的更多是Zara、H&M这种快时尚店,一买就买超多件。


几位好闺蜜里头,我是属于收入最高的,一般出去吃饭都是我请客。平时出去消费,我为了方便还办了很多卡,有餐厅、健身房、按摩店等等,都是几百几千地充值,有的实际上并没有去过几次,后来钱也退不了。


在兴趣爱好上,我以前也很少在乎成本,这是在菲律宾学潜水的照片。


上瑜伽课,我累计花了2万多;想学潜水,就去菲律宾考了个潜水证,又是1万多;疫情前,我每年休年假都出国旅游,去过日本、泰国、菲律宾、土耳其......去日本那次,连旅游带消费就花了5万多。


当时我对钱缺乏规划,平时也没计算自己每月花了多少,攒了多少,更没有理财的概念。爸妈老念叨,说我不要总是花那么多,得给自己多攒点钱。可我不这么想,我觉得,钱只有花出去了才能增加个人价值,像花钱出去旅游,其实也增加了个人阅历,开阔了眼界嘛。


2016年,我去土耳其玩滑翔伞,又花了1万多。


2017年,27岁的我有了买房的打算,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平时大手大脚惯了,手里没多少积蓄。后来,我拿出了自己仅有的小几十万存款,在父母的帮助下付了首付,在石家庄贷款买下一套88平米的房子。


也是在这一时期,我主动结束了一段长达10多年的恋爱。那时自己感情上还不够成熟,心理上依恋对方,但是又很要强,不愿意表现出来。加上当时我加班多,工作压力大,经常会因为小事和对方吵架,还总是以“爱情”的名义,要求别人做到自己期待的样子。比如下班回来看到对方在玩手机,我就会跟他吵,指责他不上进。


现在回头看,结束了那段关系后,慢慢地我才成长过来。贷款买房子,加上结束一段长久的关系,我的人生来到一个新阶段,我也愈发意识到,自己的追求已经变了,其实更想过一种特别简单的生活。


2019年底,我从父母家搬去自己的新房子住,当时明显感觉搬家非常累,很多东西都是闲置很久不用的,又从父母那里转移到了我的新房子,看着就让人心情沉重。不久后,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在过断舍离式的极简生活,我一下来了兴趣,想自己也体验一把。


2020年,我处理掉了家里200多件衣服和鞋子。有的放二手平台卖了,有的送给了朋友,有的直接捐了,只留了十几件衣服。鞋子我一开始只留了三双,后面发现经常穿的也就一双休闲鞋,运动需要一双运动鞋,家里还有两双拖鞋,一双家里穿,一双夏天出门穿,这样完全足够了。


地板上是我准备处理掉的衣服,后面衣柜里还挂着很多。


断舍离之后,我的衣柜一下清净了。


我的房子原本是两室一厅,户型不算好,装修的时候我把中间的非承重墙砸掉了,相当于两室一厅被改成了一个大开间,采光立马变好了,也有足够大的空间让我每天做瑜伽。


我的整个房子里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,包括玄关、洗手台、衣柜、床,还有一套我自己手工做的木头桌椅。由于屋子里没有那么多储物空间,我的东西不会越积越多,也没想法去买那些可能永远用不上的物品。另一个好处是,平时打扫卫生还特别省心。


这是我在加工木头家具,断舍离之前,我就喜欢尝试一些手工活儿。


我还想模仿一些断舍离的博主,把家里的床也撤掉,直接睡在地板上。不过又有点担心地板有湿气,所以就尝试只睡在床板上,早上睡醒了把床板收起来,可以让屋里的空间更简洁。


我父母一直很开明,新房子装修时我将中间的墙砸掉,他们也没反对。不过,当我把家床垫撤掉只睡床板,兴致冲冲跟我妈视频分享的时候,她却挂了电话开始掉眼泪。这是我妹私下告诉我的,在我妈眼里,她并不理解这是什么新的生活方式,只会担心我是不是过得不好。后来我床板睡着也不舒服,就又把床垫弄回来了。


我在石家庄的家里练习瑜伽,空间够大,做动作没有任何拘束。


做了这些尝试之后,我发现断舍离已经让自己有点上瘾了。我开始接受不了家里出现多余的物品,对于衣服和化妆品也慢慢没有兴趣了。即便看见一件衣服特别漂亮,一想到买回去衣柜里又多了一件东西,购买欲望基本就不复存在了。


以前,我每次出门准备时间至少需要一个小时,包括洗澡、化妆、试衣服,要考虑包包里放什么东西,生怕少带了一支口红、一瓶香水,耗时又费力。现在出门,我能不背包就不背包,常常只拿手机和一本书,揣衣服兜里就直接出门了。整个人特别清爽,特别轻松,因为犹豫不决而带来的精神内耗非常少。即便脸上没化妆,穿着一身休闲服,我也不会觉得自己不好看。


回过头想想,我才意识到,以前的自己被这些外在物品束缚得有多么严重。那个疯狂购物的时期,其实并没有给我带来长久的快乐。断舍离以后,我整个人反而更开心了。


我现在的日常穿着,不追求时尚,简洁舒服就好。


疫情在家的日子,我开始尝试记录生活。我把自己断舍离的过程拍成视频分享在了网上,当时有人评论,建议我试一下“不消费主义”。看到“不消费”这三个字的时候,我一下子就击中了,觉得这种生活更有意思,便立马开始尝试,还每天发视频,分享我的每日花费和成果。


2020年11月30日,我正式开始尝试“不消费”。第一个月,我整个人非常亢奋,也是摸索阶段,当时想着一分钱不花就解决衣食住行。我会思考很多以前根本不会想的问题,比如怎么自己来做牙膏、洗发水、洗洁精这种日用品。


我还曾尝试按照网上的教程,拿家里有的小苏打、盐和椰子油来做牙膏,可惜它是碱性的,不能经常使用。


这是我在尝试自己做牙膏。


一分钱不花可能真的很难,于是,我又想到了“以物易物”的方式。有阵子石家庄受疫情影响,许多人在家里囤积了大量食物。我们小区业主群里,大家常常讨论囤积那么多蔬果,最后没有吃都烂掉了。我就在群里发消息说,我有多余的螺蛳粉和饮料,可以跟你们交换家里多出来的蔬菜水果,但群里当时没有一个人回应。


不过,那些本身接受“不消费”观念的人有主动来找我。知道我在尝试“不消费”,有些朋友和网友会整理出自己家里过剩、根本用不完的食物和日用品,拿来跟我交换,有的是直接送给我。


有朋友家里囤了快100颗鸡蛋,两人怎么也吃不完,我就带了一些回来。也遇到邻居有多余的红薯和胡萝卜,我拿自己看过的瑜伽课本和护发精油跟对方成功交换。还有粉丝主动找我,说她老公很喜欢看直播买东西,家里有一堆零食,很大方地处理了一些多余的给我。


进行“不消费”的第128天,从粉丝那里收到的闲置物品,一共56本书、一桶油和一些零食。


上网查资料后,我发现国外也有一些不消费主义者,他们会去超市、面包店附近的垃圾桶,搜罗那些卖不掉、被商家直接扔掉的食物。我也效仿他们,特地去菜市场、超市、面包店找过,想收集品相不好被嫌弃的蔬果,临近过期被丢掉的面包食材。


但我发现国情不同,导致这种方法很难实现。国外垃圾分类比较成熟,比如说面包虽然被丢进垃圾桶,但还是包装完好,干净能吃的。这点在国内就很少有。而且一般食品临近过期的时候都已经被低价处理掉了。有一次我主动加了一个菜摊老板的微信,想跟他拿一些卖不出去的菜,但他回复我这些菜很少,基本上都会卖出去。


所以从第二个月开始,我转换了思路,不再花费时间去收集别人闲置的蔬果食材。我盘点了自己家里的东西,发现自己拥有的东西已经很多了。每天其实只需要买一点当天吃的食材,也花不了几个钱。


我本身食量不大,一天会吃早中两顿,晚上一般不吃。有时候一天只买两颗鸡蛋、几个西红柿和土豆就够。老爸以前用了十几年的老饭盒,也被我旧物利用。我自己动手下厨,每天上班带饭。


进行“不消费”的第297天,我买了2.9元食材做饭,花了5.4元地铁交通费出行,一天只花了8.3元。


我坚持每天发视频记录自己的日常花费,分享探索“不消费”的心得。主动加我好友的粉丝越来越多,他们都想把家里囤积不用的东西清理给我,我一个人也消耗不了那么多,就干脆建了一个“以物易物”群,大家在群里可以将自己的多余物品拿出来交换,或者直接出售给有需要的人。


有时候我看到群里的消息,难免还会小心动一下,有些衣服原价大几千买的,群友直接几百元断舍离了。这个群的受欢迎程度出乎我的意料,建一个群用不了多久就满了,一年下来,我总共建了13个易物群。


除了食物,我收到最多的就是别人闲置的书籍了。家里的书堆得像小山一样。


我喜欢看书,平均每周看一两本,但不想自己花钱买书。2021年4月,我尝试在家里开了一间共享书店。朋友和粉丝们都非常热情,给我寄来了他们不需要的旧书,我负责出快递费。


后面也有一些出版社主动找过来,给我邮寄新书,让我阅读完后在视频平台上分享。再加上我从市集淘到的二手书,到现在,家里靠墙排列了差不多有1200本书。


这间共享书店,现在主要免费开放给我所在小区的居民,还有我的粉丝们,假如一本书有10位粉丝想看,第一个人读完后,就负责寄给第二个人,这么轮下去。


每次收到别人闲置的书籍,我都会登记,做好标注。


到现在为止,我尝试“不消费”已经一年出头了。这一年里,我没有买过任何化妆品、护肤品。衣服方面,除了贴身衣物,全年只买了一件T恤。回看我进行“不消费”第一年的年度账单,除去要还的房贷部分,全年总花费不到3万,其中餐饮食材花了3000多元,日常交通花了1000元左右。


其余部分,主要花在给爸妈添置的家电、衣服,和朋友们出去玩乐的消费,以及养猫花的钱,还有一笔我很后悔的3999元的大额冲动消费(买了个大疆无人机,但是自己没用几回),日常水电物业费,还有小额的杂七杂八。复盘了年度账单之后,我给自己下一年定的总预算是只花一万元。


这是我2021年的消费账单,总计消费28761.82元。


这是2020年的消费账单,除去车贷房贷68532元,其余各类开支有218058元


相比2020年,我去年少花了19万左右。其实严格来说,现在的生活还称不上真正意义上的“不消费”,更准确地说是“低消费”。但这一年来的尝试,已经让我收获了太多,也让我帮助到了很多陌生人。我有一个社交账号里面加了几千人,全是粉丝。有粉丝会主动给我私信,说自己之前每月要花两万多,现在一个月才花3000,特别开心地告诉我这个消息。


我也留意到,关注我的网友里女性居多,并且很多人都跟我一样,过去经历了一个觉得挣钱很容易、疯狂买买买的时期,现在都想过一种极简生活,甚至在践行“不消费”上比我走得更远。


我在西瓜视频上分享我的“不消费”日常记录和心得,收获了很多志同道合的粉丝朋友。


与此同时,也有一些人很不认同我。有一次,我发的“不消费”日常记录视频上了平台的首页推荐,被很多人看到,有点赞的,也有人私信骂我,指责我拿别人的闲置,是在白蹭。攻击最狠的,甚至会说觉得我很恶心,希望我赶紧从这个世界上消失。


我当时觉得自己只是在记录分享日常生活,不明白为什么会引起别人这么大反应。后来看了一些书,像《平凡的世界》、《活着就是冲天一喊》,我开始想,或许那些真正生活非常困难的人,他们不觉得我是在体验生活,只会觉得我不知人间疾苦。我就稍微能理解他们为什么攻击我了。


不过现在的我,不会那么关注别人的看法。以前自己一直会向外求,现在我更多地向内看。我更关注自己的情绪、自己的心理需求。而且说实话,钱也够花,不用挣那么多。下班回来我就看看书,练练瑜伽,感觉非常舒服。


改变了生活方式以后,现在的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看书,在家里阅读累了就拉伸休息一下。


这种生活方式给我本人带来了很大的好处,我也推荐给了身边的朋友、同事,跟他们说,你就试它一个星期,试试看。但我能明显感觉到有一部分人是不理解的。他们会觉得,我挣那么多钱干嘛?不就是为了花吗?人活在世,为什么不好好享受生活?


他们这个观点一出来,我一般就不再往下说了,因为这恰恰是我以前购物狂阶段的想法,我之前也没有听别人劝。毕竟每个人追求的生活方式是不同的,找到自己最舒适的就好。


我也会反思,自己是不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。有时候,我发现自己真的在变小气。这点主要体现和朋友出去吃饭的时候,以前出去多数是我请客,每次掏钱我都无所谓,心里不会动一丝波澜。现在我会计算自己每天花费多少,会想这笔钱该不该花。


“不消费”实践一开始,我会跟朋友提议去便宜些的餐厅,后来担心这样太自私了,就还是让朋友来挑餐厅,这次对方请,下次就我请。我身边的好朋友,特别是那些见证过我买买买时期的好友,反而会觉得我现在才算是接近了正常人的消费习惯,更坦然地减少金钱对自己的束缚。


每个人实际情况不同,有的人说不定就是非要买那么多东西,才可以更好地激励他好好工作,追求更好的生活。但对于一部分人而言,我觉得那可能只是个借口。消费主义能够诱惑你,一定是你身上有可以被诱惑的点。陷入“消费主义陷阱”,导致过度消费,其实还是因为不了解自己真正想要什么。


我想要的就是简单生活,简单到买的菜一只手都拿得过来,塑料袋都不用。


有人看了我记录“不消费”的视频,留言说如果没有家庭没有小孩,他也能做到我这样,我只是因为单身才可以这么做。这种评价我也认可。


如果结婚生小孩,是不是会继续这种极简生活?我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。对于婚姻,我现在的态度是随缘。我不着急结婚,也不拒绝别人给我介绍对象。遇到合适的人就试着往下聊,不合适就分开。我常说一句话,就是大家要好聚好散,后果自负。相比对方家里条件、工作状况,我更看重两人相处起来是否舒服,是否有成长。如果双方在一起会产生内耗,那我宁愿一个人生活。


2021年已经过去了,未来的一年里,我会继续尝试“不消费”,争取把年花费从三万降到一万。我还想尝试解开“房子”对我的束缚,去体验更多的生活。比如带上睡袋去24小时自习室或者公司打地铺,节省下来的通勤时间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,在公司下班了就留在办公室看书、做下瑜伽,然后就可以直接睡觉了,非常省心。


这个尝试阶段,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,想法上会有什么样的转变,我也不知道。但我希望让自己的内心变得足够强大,去适应周边的一切变化。



*本文由乔桑口述整理而成,文中照片除特殊注明外均由乔桑本人提供。*本文在今日头条首发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

乔   桑  | 口述

林婷婷  撰文

祖一飞  | 编辑


-THE  END-这是我们讲述的第259个真实故事打开西瓜视频搜索“一乔桑哇”关注主人公打开今日头条搜索自拍关注我们 


点击以下关键词看故事
去伊拉克挣钱 | 出差去南极 | 空巢十年 | 职业杀熊 | 3年不上班 | 偷渡美国 | 中年意外 | 冷冻妻子 | 裸模 | 性欲是什么 | 被美国人收养 | 流水线厂妹的逆袭  | 上海底层家庭的奋斗 | 做自己 | 香港富二代 | 龙套演员 | 胖女孩 | 财务自由后 | 非洲酋长 | 东北女人 被砍伤的医生  酗酒的俄罗斯女人 3个空巢老人家庭 武汉单亲妈妈  遗传病家族 生7个孩子 戒毒33次 | 北大保安 |美国打工14年 | 男保姆 |5%首付买房父亲大我45岁 | 离开美国 | 32岁失业 在家留学 | 46岁卖房读书 | 


“自拍”栏目长期招兼职作者

要求详见【招募要求】



点击公共号名片关注“自拍”


给我们提供故事线索,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


本文原载于公众号【自PAI】

下一篇:外包,狗都不做!

导读:兄弟们,看文前听我说个事! ↓晚上继续视频号 直播 ,扫码关注我 视频号 ↓ 正文 熟悉我的兄弟都应该知道。 拽哥在没做自媒体之前,是搞代码的。 虽然已经离开了这个行业很久了,但是当时搞代码的那一群同事至今都还有联系。 虽然不是常见面,但偶尔也会约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图文欣赏

本月热点

热门Tag

无聊逛网  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! 粤ICP备14095699号  

无聊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