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聊逛网

当前位置:无聊逛网>热文推荐>我,英国人,20年前来东北学功夫,偶遇吴京后开始演坏蛋

我,英国人,20年前来东北学功夫,偶遇吴京后开始演坏蛋

公众号【自PAI】发布于:2022-04-15 整理:无聊逛网
上一篇:初美优选蝉禅:我在上海做团长,我自豪,我骄傲

导读:疫情无情人有情! 看今天的情况,上海马上快解封了,趁着没有解封之前还有大把的空余时间,复盘一下我自己半个多月的社区团购的经验,还有失败的教训。 好多人以为上海团长赚翻了,一天可以在上海能买一套房,我拿出来我实际的案例,给大家看看上海团长为什

有真实故事想告诉“自PAI”?

*请点击文章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填写表格

*或发送故事至:[email protected]


这是《自拍》第283个真实口述故事

大家好,我是来自英国的动作演员Kevin Lee,我的中文名叫李凯文。二十多年前,在我还是一名高中生的时候,就被中国功夫电影吸引了,它把我变成了一名狂热的武术爱好者,也让我和中国产生了奇妙的缘分。

在东北牡丹江,我学会了少林拳和南拳;在北京,我很幸运地成为了一名动作演员。这些年,我参演了几十部电影,有《战狼》、《特警队》、《长津湖》、《狙击手》等等。看过这些电影的朋友们也许会记得一个两米高的大个子老外,没错,那就是我。

我在电影《长津湖》中饰演的角色,一个被中国军队打败的美军上校。

我今年41岁了,目前生活在北京。想从这里回到我的家乡英国剑桥,即便是直达航班,也需要飞10个小时。剑桥有全世界著名的剑桥大学,但它属于精英学校,和我没什么关系。我出生的地方是一个叫亨廷登的小镇,爸爸在那里的一家音响工厂当工程师,负责调试音响和安装零部件,妈妈在镇上的一家面包店工作。显然,我们一家属于收入偏低的工人家庭。

爸爸妈妈工作很忙,所以小时候我经常和表哥在一起玩,他比我大几岁,会带我一起看当时很火的美国电影《星球大战》。我们收集了很多电影里的玩具,比如爆能手枪、光剑,全部藏在自己做的一个密室里。从那时候开始,我就成了动作类电影的超级粉丝。

我小时候的照片,头上戴耳机听音乐。

很不幸的是,在我6岁的时候爸爸妈妈离婚了。那时候我年纪太小,很多事情都不太记得,所以一直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分开。这是大人们之间的事情,我到现在都没有问过原因。

他们分开后,我一直跟着妈妈住。后来,妈妈带回来一个男人,他叫戴夫。戴夫非常幽默,喜欢和我一起玩游戏,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始,我们就成为了关系很好的朋友。戴夫是英国空军的一名下士,1987年,他被派去驻扎在德国的英军基地,我和妈妈也跟着搬到了德国。

我在德国待了10年时间,从6岁一直到15岁。那些年,我一直住在军事基地附近,安全是安全,但也很无聊。大部分时间我都会和小伙伴们一起去公园里玩耍、踢足球,玩一些角色扮演的游戏,也总是无意中惹出一些麻烦。

我10岁左右的照片,那时候每天精力都很旺盛。

有一次我把书包丢在了军事基地附近一家便利店的门口,回到家还没想起来。大约一个小时后,军警带着我的书包碎片来敲门,问戴夫“这是你儿子的东西吗?”

我大吃一惊,抢着说“是的,那是我的包。”他们没有理我,继续对戴夫说,“你儿子引起了很大的恐慌,他把书包忘在商店外面了,我们认为有可能是炸弹,所以用机器人摧毁了它。”原来那段时间欧洲经常发生炸弹袭击事件,他们误以为我的书包是恐怖分子放的。这件事给戴夫带来了一些麻烦,但对我来说,只是觉得很好玩。

驻德英军的每个基地里都会有一个小影院,周末的时候,戴夫总是会带我去看电影。有段时间,我看了一部日本的《忍者》动作电影,立刻迷上了那个角色。我总是把自己当作一名忍者,想象出各种很酷的“忍术”,假装自己可以上天入地,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敌人身后。

有一天,我和朋友跑到基地食堂里面,看到后门有一个通向阁楼的梯子,就偷偷爬了上去。我们沿着横梁爬了足足20英尺,发现太黑又想掉头回去,结果一脚踩空,直接从天花板上戳了下来。下面坐着正在吃饭的一家三口,桌子上被我弄得到处是脏东西,吓得我赶紧爬起来跑回家。没过多久,军警又来敲门了。这一次,我被妈妈禁足了整整一个月。

我喜欢各种兵器,这是我收藏的一把忍者刀。

因为戴夫要轮换到不同的营地工作,我们总是在不停地搬家、换学校。我至少换过5次学校,因为太贪玩,每到一所学校成绩都排在后面。妈妈很崩溃,总是说她已经管不了我了。1996年,我的亲生爸爸经济状况好转了,于是把我接回了英国生活,那一年我15岁。

我爸爸是个狂热的橄榄球运动爱好者,也许是遗传了他的运动基因,我在运动方面也很有天赋。我是我们高中最好的运动员之一,跳高、跳远、三级跳都是我的专长,我的跳高纪录是188厘米,打破了学校的比赛纪录,并且一直保持到了现在,已经整整25年没有人打破。

爸爸希望我好好练习踢足球,将来或许可以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。可我的性格太自由,总觉得自己比爸爸身体强,为什么要听他的?结果是,我虽然有一定的天赋,却没有付出足够的努力,没能成为职业运动员。

最中间穿黑色衣服的是我,高中的时候身高已经180cm。

高中三年,我依然痴迷动作电影。那段时间中国功夫电影在英国很流行,比如成龙主演的《醉拳2》、《龙威天下》。我特别喜欢成龙,经常和朋友一起讨论电影情节,模仿里面的武术动作。在我看来,成龙的动作镜头非常震撼,搞笑又刺激,他在我心目中成了神一样的存在,以至于我不允许任何人在我面前说他不好。

周末不上课的时候,我就去街上卖报纸赚零花钱,虽然钱很少,但每次只要能存够一点,我就立刻跑去买最新的成龙电影,拿回家一遍遍地看。这些电影让我有了梦想,我很想自己有一天可以像成龙一样成为一名功夫高手。同时,我也非常好奇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,电影里的中国非常神秘,我觉得现实中也一定很有意思。

我收藏的中国武打影片,大部分是成龙的作品。

高中毕业之后,我在继续教育学院学了一年工程,然后进入剑桥学院(剑桥郡的一所学院,不是剑桥大学)学了三年的信息技术专业。2001年大学毕业,我从爸爸那里搬出去和朋友一起住,开始尝试各种各样的工作。

我在工厂、电影院、医院都干过,可我对这些工作没有一点兴趣,耐心很低,干上一段时间就感到厌倦,经常被炒鱿鱼。没工作的时候,我只能靠卖些旧东西换一点钱吃饭。

那段时间我很迷茫,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,所以我也从来没有真正快乐过。更糟糕的是,我发现身边有的朋友有些不好的习惯,他们让我觉得非常危险。我从不抽烟,更不会吸毒,始终提醒自己和那些人保持距离,也很想改变这种环境。

和朋友们在一起,最中间的人是我。

2002年,我又看了一部新的中国动作电影,它叫《英雄》,是张艺谋导演拍摄的。这部电影再次激发了我的热情,也让我下定决心学习功夫,或许将来可以转行做一名动作演员。我在Google上查了一下中国哪里可以学功夫,发现东北牡丹江有一家武术学校可以教外国人,两个星期后,我就坐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,打算从那里中转到牡丹江。

当时我对中国不是很了解。事实上,第一次到北京的时候,我非常失望。我原本以为中国到处都有少林寺,实际上,北京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都市。接我的人是一个英国人,来自一家国际旅行机构,我不需要会一句中文就可以在这里旅行。

他们带我去了长城、故宫这些中国很有历史的景点,还去了中国茶馆。虽然第一眼看到的中国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,不过,这种新鲜感还是挺有意思的。

在北京逛了几天之后,我坐火车来到牡丹江,找到了提前联系好的那家武术学校。在这里,我遇到一个非常好的师父,他叫武雷。武雷师父出身武术世家,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练武了,他擅长太极拳、少林拳、八卦拳、南拳,会使用刀、枪、棍、剑等很多很多中国兵器,我非常佩服他。

师父上课的时候非常严厉,而我因为个子太高,每个动作都看起来很笨拙,刚开始光是马步、弓步这些基本功就让我吃了不少苦头。后来我又学了一些兵器的套路动作,学得越久越发现,中国功夫真是太复杂了,内容非常非常多,招式千变万化,我也就只能学到一点皮毛。

师父在给我上课,主要教我少林拳和南拳。

除了武术,武雷师父也教会了我很多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习俗。他经常带我参加家庭聚会,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和家人,让人觉得很温暖。后来我知道了,这种感觉叫人情味儿。

在牡丹江生活一年半之后,我学会了很多武术招式,也会使用一些很酷的兵器。我感觉自己已经掌握了一些武术功底,于是又回到英国,报名进入伦敦一所戏剧艺术学院学习表演。那两年时间,我学习了如何控制身体、表情、语言这些表演技巧,如何进行舞台艺术和影视作品创作。

我学得很认真,总是积极配合老师完成表演任务。可学完以后,我不知道该怎么计划,怎么开始我的演艺事业。我不知道该做什么,该去见谁,每天好像只能做白日梦。

这是我在伦敦学习表演的地方。

从艺术学校毕业后,我回到了最初的状态,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销售工作。2010年,我听说伦敦的一家培训机构在培养理财顾问,只要报名他们的金融课程,就可以从超过30个国家中选择一个去工作。我非常高兴,感觉又可以开启我的新冒险了,于是辞职加入了这个课程,并选择北京作为我的工作地。

这次回到中国,我只带了3万元人民币。作为一个理财顾问,我在中国表现得不是太好,因为我无法像有些同事那样用尽办法,把所有理财产品卖出去。我不太会利用手段去营销,也不想那么做。没过多久,我的积蓄就很紧张了。有趣的是,这种不好的情况反而让我走进了影视行业。

为了挣钱,我开始在一些小剧场演一些跑龙套的小角色,也认识了一些在中国演电影的外籍演员。慢慢地,我了解到中国的电影市场真的很大,发展非常快。坏消息是,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,包括我们这些老外,光是活跃在中国的外国群演就有上万人。想要出头太难了,但我没有过多考虑这些,因为我喜欢这个。

外籍演员合影,高个子的我站在一起显得很特别。

正当我整天思考做演员这件事的时候,机遇就以不经意的方式出现了,幸运的是,这次我抓住了它。2011年,我在北京办理签证续签手续,突然看到一个很酷的人走上电梯,他戴着墨镜,穿着竖起领子的皮夹克,我惊喜地发现那是吴京!

我以前不知道吴京,来到中国知道他是一位很有名的武打演员。于是鼓起勇气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好,不好意思,你是吴京吗?”他看着我,表情非常惊讶。

也许是因为当时吴京在西方还没那么有名,有点奇怪怎么会有外国人认识他。他很友好地跟我聊天,问我是谁,做什么工作,还问我会不会格斗、射击,有没有表演经验?那一刻,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个好机会,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,“事实上,我在伦敦学过两年表演,但没有实战经验,也没有枪械经验。”我告诉吴京,我学东西很快,他说“好的,给我你的联系方式。”

两个星期后,吴京的助手打来电话,说想邀请我去他的办公室试镜。我特别紧张,吴京让我坐下来放松,告诉我他正在准备一部名叫《战狼》的新电影 ,正好需要一个大个子。然后,他交给我一份中文剧本,说让我等电话。

我在《战狼》里扮演的角色,一个名叫“狂牛”的外国雇佣兵。

自从我来到中国后,发现周围越来越多人都会说英语,酒吧、商店、餐馆,甚至有的出租车司机都会说几句,大家很照顾我这个“老外”。不过,这也让我有点懒惰,导致中文水平提高得很慢。

回到家后,我把中文剧本里的场景练习了至少100多遍。我想下次再见到吴京,就是我大放异彩的时候。不幸的是,我没有发光,而是表现得一团糟。第二次见面,我还是忍不住紧张,加上中文太差,甚至不能连续地把台词下去,完全没有表演出我想要的样子。

尽管如此,吴京还是称赞了我,他觉得我的态度很积极。三个月后,他的团队又找到我,并且带来了一份演出合同,正式邀请我参加电影《战狼》的拍摄。

很感谢吴京大哥给了我这个机会,如果不是他,我可能实现不了演员梦。

2012年六、七月份的时候,我们开始在南京拍这部电影。当时天气非常热,地表温度达到40多度,以至于现场还发生过演员晕倒的事情。我以前从没经历过这种工作环境,也让我见识到了中国专业演员的敬业和投入。

为了拍出震撼的效果,他们敢玩真的,我在片场看到了很多种类的军用飞机,有歼10战斗机、直9直升机等等,甚至还看到了发射导弹的场景,真的非常刺激。

有了第一次的表演经历后,我开始接到更多的邀请,也有幸跟成龙、迈克·泰森、尚格·云顿这些影视巨星有了合作的机会。每一次机会对我都是一种激励,慢慢的,我走在街上也有人能认出来了,这种感觉对一个新人演员来说好极了。

不可思议,我现在已经与我的偶像成龙合作过两次了。

同时,我也听到了一些质疑声,有人说我得到角色只是因为我长得又高又壮,这对我打击非常大。我不否认我拥有独特的外形,但我更希望大家认可我的表演能力和专业精神。这也让我意识到,大的舞台需要更高的水平,我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努力做好。

我全力以赴拍好每一场戏,珍惜每一次出镜的机会,认真演好每一个小角色。有一次,导演问我说,凯文,我想邀请你来我的电影,可以吗?不过有一个问题,你的头发得剪得很短。我说必须可以,因为我是演员,这是我应该做的,说完马上就去剪了个光头。

还有一次在天津拍打戏,我用拳击,对手用咏春拳,结果他不小心用胳膊肘打到了我的肋骨,然后就是“咔”的一声,我惨叫了一下,知道出事了。到医院拍完X光,很清楚地看到我的第五和第六根肋骨断了。那段时间我呼吸疼,拿东西疼,连睡觉翻身都很困难。

我知道这不是对手的错,作为武打演员,不受伤是几乎不可能的事。恢复好之后,我又开始泡健身房锻炼身体。为了拍戏,我必须保持很好的身体外形,这需要坚持不懈训练。我知道自己还没有成功,所以必须像呼吸一样渴望成功。

我一直坚持健身,保持我想要的体型。

最近两年,我又参演了《长津湖》、《狙击手》这两部战争电影,为了演好里面的角色,我花了很多时间去了解那段历史,对电影的背景有了更深的体会。

随着这些中国主流电影的火爆,更多中国人开始认识我,我接受了中外很多媒体的采访,包括英国的BBC新闻和卫报都对我进行了报道。最近,一篇报道我的文章还冲上了BBC人物故事榜的热搜,这让我非常高兴。

英国BBC新闻报道我的文章,标题是:在中国爱国电影中扮演坏蛋的英国人。

我的家人、英国老家的很多朋友为我感到骄傲,越来越多的中国朋友都非常支持我。然而,在新闻的评论区里也有不一样的声音。有些外国人觉得我总是扮演衬托中国英雄的西方坏蛋,指责我是“叛徒”。需要声明的是,这个说法我并不同意。虽然我是外国人,但我已经在中国十几年了,并且有了一个孩子,我亲眼看到了中国的发展,感受着这里的生活。

这些年,我一直在努力提高中文水平。相比多数外国人,我了解更多的中国历史,知道中国人经历过什么,所以明白为什么这类电影能够给中国人带来震撼。在西方看来,它是一种宣传行为,这种看法我可以理解,就像我刚来到中国时那样,对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一无所知。

我经常带女儿跟妈妈视频聊天,她很为我感到骄傲。

我不会因为这些不一样的声音改变我的方向,我的耳朵里只有一个声音“Kevin,Never give up!”(永不放弃!)。虽然现在我还在演一些反派的配角,但我希望有机会可以尝试更多的角色,甚至可以到好莱坞发展。不管未来走到哪里,我会永远记得,我在中国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,对此我始终感激。


*本文由李凯文口述整理而成,文中照片除特殊注明外均由李凯文本人提供。*本文在今日头条首发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


李凯文 口述

墩   墩 撰文

张尼采 编辑


-THE  END-这是我们讲述的第283个真实故事

打开今日头条搜索自拍关注我们 抖音搜索“演员李凯文”看主人公更多视频点击以下关键词看故事

去伊拉克挣钱 | 出差去南极 | 空巢十年 | 职业杀熊 | 3年不上班 | 偷渡美国 | 中年意外 | 冷冻妻子 | 裸模 | 性欲是什么 | 被美国人收养 | 流水线厂妹的逆袭  | 上海底层家庭的奋斗 | 做自己 | 香港富二代 | 龙套演员 | 胖女孩 | 财务自由后 | 非洲酋长 | 东北女人 被砍伤的医生  酗酒的俄罗斯女人 3个空巢老人家庭 武汉单亲妈妈  遗传病家族 生7个孩子 戒毒33次 | 北大保安 |美国打工14年 | 男保姆 |5%首付买房父亲大我45岁 | 离开美国 | 32岁失业 在家留学 | 46岁卖房读书 | 


“自拍”栏目长期招兼职作者

要求详见【招募要求】



点击公号名片关注“自拍“


给我们提供故事线索,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

本文原载于公众号【自PAI】

下一篇:疫情之下,中国各收入层家庭的生存现状……

导读:疫情第三年,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 太难了。 这几年,对普通公司和个人来说,无疑是财务和精神的双重重创。 但你可能也会看到,很多人趁机买了房,升了职,甚至疫情下富人还变得更有钱了。 胡润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报告就指出,我国拥有千万人民币总财富的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图文欣赏

本月热点

热门Tag

无聊逛网  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! 粤ICP备14095699号  

无聊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