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聊逛网

当前位置:无聊逛网>热文推荐>我,曾是北漂月嫂,月入三万,却缺席了自己孩子的成长

我,曾是北漂月嫂,月入三万,却缺席了自己孩子的成长

公众号【自PAI】发布于:2022-04-26 整理:无聊逛网
上一篇:找工作很艰难?也许你该看看。

导读:最近有读者反馈说找工作很难,同时也有很多企业爆出来裁员的信息。 当然,不信谣,不传谣,我看到有官方的媒体报道,从就业人数而言,不存在规模化裁员的事实,只是一些企业正常的人员调整。 所以,我们以企业正常的人员调整,员工正常的流动为本文前提,希

有真实故事想告诉“自PAI”?

*请点击文章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填写表格

*或发送故事至:[email protected]


这是《自拍》第288个真实口述故事


我叫景小林,70后湖北人,进入家政服务行业已经20多年了。我入行是在1999年,那一年正值世纪交替,各种各样的末日谣言在全世界疯传,虽然我只有初中学历,但偏不信这个邪。为了给儿子将来攒学费,还是决定只身一人来到北京打工。

在家政公司找到工作后,我从照顾老人做起,几年后转型做起了育儿嫂和月嫂。就是这份普普通通的工作,让我走上了年轻时完全想象不到的人生路。过去这些年,我在工作岗位上收获了诸多奖励,得过全国优秀农民工称号,还拿过北京市的落户资格……与此同时,父母的离世、孩子成长中的缺席,又始终是我心底难以言说的痛。

在月子中心的照片,我是月嫂,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

干这行越久,我越能理解父母对孩子的爱有多深。在我自己还是小孩子的时候,也曾感受过这种毫无保留的爱。我出生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那时候不少农村地区仍然有重男轻女的思想。我父母都是农民,文化程度不高,按说也免不了俗,可他们从没嫌弃过我的到来。

生我之前,家里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和四个女儿。姑姑劝我父母,说养这么多女儿是白费米,反正嫁人了也是泼出去的水,于是她自作主张找了个条件好的人家,要把我四姐送出去。我父亲知道了坚决不干,抄起菜刀就往外冲,“手心手背都是肉,要把我女儿抱走,先用这把刀把我砍死。”姑姑见状只得作罢。

作为全家最小的孩子,我出生后自然也得到了父亲无微不至的爱。夏天他在田间地头劳作,我就在旁边看蚂蚁搬家。他怕我中暑,总是用挂在肩头的毛巾给我擦汗,还用竹舀盛水给我喝。冬天我的手容易开裂,父亲见了心疼,会用温水仔仔细细地洗好,再给我一点一点涂上护手油。

和姐姐们为数不多的合照,右一是我。

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幸福好像来得很简单。没上学之前,我和姐姐每天的任务就是把牛赶到山上吃草,然后在草地上玩耍、摘野果。上学认字之后,看书渐渐成了我最大的爱好。姐姐从同学那里借来的《少年文艺》、《故事会》、还有琼瑶的《心有千千结》、金庸的《书剑恩仇录》,我都看得忘乎所以,家里开饭了也全然不知。

无忧无虑的童年总是不能持续太久。在我9岁那年,父亲患上了肝腹水,他的肚子高高隆起,时不常的还会晕倒。村里卫生所治不了,跑到江对面的黄石市去看也是回天乏力。我眼睁睁看着父亲的生命一点点流逝,当他彻底离我而去的时候,那种感觉就跟天塌了一样。

这件事对我性格影响很大。本来活泼爱笑的一个小姑娘变得沉默寡言,喜欢把心思都藏起来,写进日记里。我家失去了顶梁柱,经济越发窘迫,几个姐姐相继辍学,唯独我还能继续上学。从四年级开始,我读书更用功了,迫切地希望靠知识改变命运,想要走出这个小山村。

那时候去学校要走五六里山路,家里连个钟表都没有,我只能估摸时间,常常半夜三更就出发。路上要经过一片乱坟岗,黑漆漆的树影在风中摇晃,感觉随时会跳出个鬼来。在学校里,我吃得也很差,腌菜配白饭,有时饭盒被人偷走就只好饿肚子。

很多像我一样的同学都草草放弃了学业。小学毕业的时候,我们全校一共有17个孩子考上初中;初中毕业的时候,这17个人里只有三个考上了高中,而我就是其中之一,也是三人里唯一的女孩子。

初中全班师生的合影,第一排左数第二个是我。

想不到我辛苦考上高中,到头来却是白忙一场,因为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供我去读。哥哥此时已经结婚,要养四个孩子,没法接济我。我骑着自行车去其他亲戚家借,结果舅舅的钱要给大表哥结婚用,姨妈要供二表哥上中专,表叔的钱刚被姨妈借走……敲了一圈门,一分钱也没借到。

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家,茶饭不思,哭了三天三夜。眼泪流干了,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,我只能放弃读高中,开始找地方打工。我先是去了周边的一家钩花厂,工资低,路途遥远,来回得走二三十多里路,做了一段时间就没去了。后来经姐夫介绍,我又到黄石一家早餐铺做服务员。

我在那家早餐铺起早贪黑地干了七个月,有一天迷迷糊糊的,大蒸锅一下没端稳,水全倒在了腿上,瞬间鼓起巴掌那么大的水泡,疼得我满地打滚。老板娘带我去医院,医生用剪刀把水泡剪开,流出热乎乎的液体。处理完还给我抹了石膏绑了绷带,出门去坐公交人家都纷纷给我让座。我在家休养了一个多月,早餐铺死活不肯发工资,说带我看病都花了不少钱。最后我表哥出面,总算要来一百多块。

在早餐铺虽然没挣到钱,但让我遇见了一个男青年。他比我大三岁,当时是附近自来水公司的员工,经常来我们店吃早饭。得知我俩是老乡,他时不时来逗我开心。后来他去武汉上班,每周都给我寄挂号信,每一封信的结尾都附了一首诗。我一读再读,心中泛起无限甜蜜,恋情就这样产生了。

1995年,我们两人的合影。

那会儿是九十年代中期,电脑打字正吃香,我想着多学门技能更好找工作,就去找堂姐借钱报了个电脑培训班。交完学费,我连吃饭的钱都没了,只好用一毛八的批发价买了一箱方便面,每顿只吃半包,硬是撑过了一个月。

课程结束之后,男朋友就和他父亲一起来到我家提亲。刚开始母亲并不赞成这门婚事,虽然两家在同一个县城,但一南一北,相隔也有百来公里。母亲觉得距离太远,怕我以后回娘家不方便。而我一再表明非他不嫁,母亲拗不过,只得点头同意。他家跟我家一样,兄弟姊妹多,条件不算太好。结婚要租车、买鞭炮、置办家具,办完婚礼我们就背上了五六千块的债。

婚后第二年,我们的儿子出生了,光靠丈夫一个人工作只能勉强维持生活,我怕一直这么穷下去,儿子以后上学都成问题。我自己已经错失念书机会了,绝对不能再让下一代重蹈覆辙。1999年,在儿子满三岁的时候,我便下了出去打工的决心。听说老家有个退伍军人在北京开了家政公司,我打听好地址,凑钱买了张去北京的火车票。

我刚到北京时拍的证件照,那时候26岁。

火车开了15个小时,下站之后,家里给我凑的路费还剩下七十多块。等我找到家政公司,走完拍照、体检、培训这一系列流程,身上已经没剩几个钱。我在地下宿舍里等了大概一周,终于迎来了职业生涯第一个雇主王奶奶。

王奶奶是个退休老教师,有肺纤维、高血压、糖尿病、脑萎缩等好几种基础疾病。一晚上需要小便十来次,我从不嫌烦,一遍遍把她扶起来上厕所。有一次我实在太困了,站都站不稳,没走几步人就往下倒。王奶奶赶紧来拽我,结果俩人都倒在了地上。幸亏只是小磕碰,没害得她老人家也跟着受伤。

我照顾王奶奶很用心,她待我也很好。刚开始我厨艺不行,人家也不嫌弃,很耐心地教我做藕夹、荷叶饼,还有北京特色的馄饨。她的老伴陶爷爷专门买了一本菜谱,我经常照着上面教的练习。老人家还自制了一份评分表,每天给我做的饭菜打分。在他们的鼓励下,我厨艺见长,从最开始的不及格一点点进步到七十分、八十分、最后甚至能拿下满分。

这是我自己剁馅、和面做的包子。

照顾王奶奶的两年时间里,我一直没空回家。后来家里来了消息,说我母亲在池塘边洗衣服不慎落水,受伤寒引发了肺炎,打针吃药都无济于事,病情越来越重。我收到消息后立马请假回去看母亲,在家待了不到10天,王奶奶就催我赶紧回北京。没想到我匆忙回京不到一周,母亲便撒手人寰。

丈夫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忍不住嚎啕大哭。母亲生我养我一程,我却连养老送终都做不到,一想到这,心就痛得不能自已。王奶奶劝我想开点,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。可无论怎么自我安慰,我都知道这注定会成为自己一生的遗憾。

继续照顾老人容易沉湎往事,我觉得接触小孩或许心态会明媚一些,于是转型做了育儿嫂。第一次接单,我就接到了双胞胎育儿单,两个宝宝都是早产儿,体质很差,几乎每个月都在生病。经常是这个刚好,那个又复发了,忙得我每天焦头烂额。周末只要有一点休息时间,我都会回去看看上一任雇主王奶奶,她见到我特别开心。后来听陶爷爷说,她弥留之际还一直在念叨我的名字。

我在双胞胎宝宝家一直待了29个月,相当于两年半的时间都在人家家里,早已经有了感情。离开的时候,客户特意写了一封表扬信送到家政公司,说我细致周到得就像家人一样。虽然当时每月工资只有几百块,但这种认可很大地激发了我的工作热情。服务完这单之后,我还被评为了北京市优秀家政服务员,人生第一次收到鲜红的锦旗和证书。

类似的表扬信我收过很多,照片上的这封信里,客户说我就像她的亲姐姐一样。

做育儿嫂和保镖有点像,要形影不离地跟在客户身边,有时候雇主还会带着我一起出游。每次在外面吃到好吃的,见到好玩的,我总会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孩子,他还从来没到大城市玩过。

有一回儿子放暑假,婆婆问我天天照顾人家孩子,自己的孩子想不想?怎么会不想呢?那时候我跟儿子已经有两年多没见。婆婆说趁自己腿脚还灵便,想带孩子来北京看看我,于是我破天荒地请了一周长假,带他们去天安门、毛主席纪念堂、中华世纪城逛了一圈。

说来其实挺不好意思的。那时候我觉得挣钱不易,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。家人难得来次北京我也舍不得破费,带他们吃的都是炸酱面、蛋炒饭这种再寻常不过的东西。儿子想去公园,两块钱门票费我也嫌贵,就只让他站在外面看了看。儿子很失望,但也没哭没闹。每每回想这一幕,我觉得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,也很后悔自己没有成全他那小小的愿望。

2004年在北京带儿子玩,短暂而又难忘的记忆。

把儿子和婆婆送走之后,我又开始忙活工作。虽然我自认为平时已经足够谨慎,也完全不怕吃苦,却还是因为没受过系统化的培训长了教训。

当时的客户要求我每天带宝宝进行两次户外活动,哪怕就去楼下也要换户外服,回家要立马换家居服,我很不理解,不明白为什么一天之内衣服要换好几次,也不好意思问。为了节省换衣服耽误的时间,让宝宝活动回来马上能吃上饭,我会在出门之前就煮好粥,有一次走得匆忙忘了关火,结果回到家闻到一股焦糊味,幸好没引发火灾。

不久之后,我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又掉了链子。那天我带宝宝练习爬行,可能因为刚起床不久,宝宝还不太清醒,爬着爬着突然把手崴了一下,马上放声大哭。我的心瞬间揪了起来,把情况告诉雇主以后,她第一时间带宝宝赶到儿童医院,医生把宝宝的手腕轻轻转一圈就好了,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。

回到家客户还没消气,她大声质问我,“孩子好好的怎么会脱臼?是不是你拽的?” 我百口莫辩,解释再多她也听不进去,越说我越委屈,最后热血上脑,扒开窗户就想跳下去,说只有摔死了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客户说你死了不要紧,我家会惹上大麻烦。她打电话叫公司老师来协调,老师告诫我,任何事情都不要拿生命开玩笑。是你的错就承认,不是你的错,你也要想办法让客户息怒,毕竟是你在看孩子期间出现的意外。经过老师的开导,我渐渐冷静下来,跟客户好好沟通了一番。之后的工作虽然没再出什么岔子,但这个阴影让我情绪低落了好长时间。

去圆明园散心拍的照片。

2006年7月,我被公司派往另一个客户家,照顾三个半月大的女宝宝。我每天给宝宝念《三字儿歌》,唱《北京童谣》,带她到草地上学走路,做手工练习精细动作……宝宝很聪明,常常有让人惊喜的进步。她跟小区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能玩到一起,被人欺负的时候也知道保护自己。

或许是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,宝宝对我的依赖渐渐超过了自己的妈妈。每次孩子妈回来要抱她,她总是很抗拒。为了让孩子亲妈妈,我也尽量制造机会让她们互动,自己躲去浴室洗澡、洗衣服,等晚上八九点再来哄孩子睡觉。

那一整年我都没回过家,后来老公来看我,我就临时请了三天假。休假结束回去那天,宝宝本来在跟着音乐跳舞,一见我进来立马走到我跟前,叫我抱抱。我注意到宝妈脸色不太对劲,赶忙说自己想去洗手间洗个手,结果我走到哪里,孩子就跟到哪里,我蹲下来问她,你怎么不去跟爸爸妈妈玩呢?她围着我转了几个圈,伸出小手抚摸我的头发,还凑上来要亲我的脸。

这一幕被宝妈看到了,她马上把我叫到一边,很严肃地说,“你不在的这三天,孩子没有一天不在找你,吃饭找,睡觉找,凌晨两点还爬起来要阿姨抱抱......她吃穿用全是我花钱,我付出这么多,她却把我当阿姨,把你当妈妈,你说怎么办?”

这话听得我抓心挠肝,我能怎么办呢?孩子交到我手上我就得用心看护。可现在宝妈吃醋了,解决办法只能是我走。一周后,客户把工资结清了,我连夜收拾好行李,第二天清早趁孩子还在睡觉赶紧出门,免得醒来以后又忍不住哭。

离开她家后,我在楼下徘徊了一阵,心里空荡荡的跟丢了什么东西似的。回到公司宿舍,行李箱一放下,我就坐到床上泣不成声。同事都围过来问我怎么了,我说我舍不得带了这么久的宝宝,有人笑我魔怔了,说自己绝对不会把感情放在别人孩子身上,我说我实在做不到。夜里睡觉,迷迷糊糊间我好像听到孩子在哭,下意识伸手去拍。旁边同事被惊醒,还以为我在梦游。

做了四年育儿嫂以后,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很残酷的职业。孩子带这么久,她的吃喝拉撒我全程参与,尤其当她能够表达交流时,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她的喜怒哀乐时刻牵动着我的心,我却不得不离她而去,这对我和孩子来说都是莫大的精神伤害。所以在2008年,我决定转型去做月嫂。月嫂上户时间短,周转快,不至于入戏太深难以自拔。

月嫂一单通常不超过半年,离开的时候不会那么难舍。

刚做月嫂那会儿,我接手了一个新生儿,孩子因为黄疸很高被医生留院。我和产妇提前出院,回家以后产妇特别想念宝宝。产妇是韩国人,嫁到中国来以后举目无亲,几乎把全部感情都寄托在孩子身上。

第二天清早,我们就坐车去医院把宝宝接了回来,到家一喂奶就呛口,而且口周发紫。直觉告诉我这肯定有问题,急忙叫夫妻俩带孩子去医院看看。一开始去的是家私立医院,医生判断宝宝可能有点感冒,只给开了点常见的感冒药。

后来我给宝宝喂药,越想越不对劲。奶都喂不了,光喂这个药能好吗?我把我的顾虑告诉了宝妈,连夜带孩子去儿童医院挂了急诊。拍完片子,医生说是新生儿肺炎初期,宝宝输了一周的液才算痊愈。当时我在医院还看到一个患肺炎的宝宝,就医时病情已经很严重,打了20天吊瓶还性命堪忧。可想而知,如果当初没有及时诊治,后果可能也很严重。

凭借细心踏实的工作态度,2009年我被选为公司唯一的委培生,去接受了正规的母婴护理培训。

在事业稳步上升之际,我无意中怀上了二胎。之前听说有人因为节育环在体内放太久患上败血症,我就把它取出来了。十几年过去,我以为自己早已失去生育能力。没想到节假日跟老公出去旅游,回到户主家却迟迟不来月经。去药店买试孕棒一测,两道杠。客户带我去妇幼医院做B超,显示的确有胎牙。

客户劝我把孩子打掉,说生一个是精品,生两个就掉价了。可我不忍心,觉得上天赐给我一个孩子,如果这次不要,以后恐怕再也没机会要了。左思右想,我还是决定生下来。客户说那就待到七个月再走。我答应了。待到四个半月的时候已经临近春节,家人都希望我回家过个团圆年。我只好找了个人替我,回到老家安心养胎。

生完孩子在家休养期间,前后有十几个客户给我打电话,让我出来给她们带孩子。我实在难以推脱,女儿刚满一岁就又出来工作了。每天上户的时候,我总是心神不宁,特别挂念女儿。

丈夫一个人在家看孩子,又当爹又当妈。

回到北京后不久,我供职的公司就因为客户源大量流失而倒闭了,那一年我只能自己单干,收入很不稳定,有时候一月接好几单,有时候几个月都接不到单。2013年,我去了一家规模更大的母婴护理中心。我从年头一直干到年尾,在春节将至,已经买好车票准备回家看女儿的时候,公司突然摊上事了。

当时有个月嫂喂奶的时候不小心给宝宝呛到,导致宝宝呼吸暂停、全身发紫,抢救过来后客户气急败坏地来讨说法。为了减少赔偿,公司让我去救这个单。我第一反应肯定是极不情愿的,毕竟婆婆六十多岁了,替我照顾孩子一年到头没休息,马上还要置办年货,没人分担会很辛苦。可架不住老师劝说,我心一软还是把车票给退了。丈夫和婆婆听说后都有点生气,说我大过年的连自己家都不顾。那个春节我在客户家切菜的时候,都忍不住偷偷流眼泪。

救单的难度很高。宝妈就像惊弓之鸟一样,生怕我出纰漏。她婆婆也冲我撒气,说我们公司的月嫂都素质低下,我没法反驳,只能默默做好分内的工作。久而久之,她们都挑不出刺来了。任劳任怨地做完39天,客户说公司应该奖励你。我说我只是做自己该做的,不需要什么奖励。没想到公司后来竟然推荐我去参加了“全国优秀农民工”的评选。

拿到荣誉证书的时候,我感觉像做梦一样,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份荣誉还能为我带来北京户口。一想到女儿能来北京念书,我们全家都特别开心。但后来因为一些政策原因,我落户的事没能实现,最后给换成了30万元的奖金。我用这笔钱在黄冈市买了新房,把女儿接去了市里上学,也算为我们家实现了小小的跨越。

2015年,丰收的一年,我收获了这些奖章和锦旗。

我们村里人听说这个消息都炸了窝,有个小姑娘找到我,让我带她混,说给她也评个奖赚大钱。我说哪有那么简单的事呢?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得这种奖的。大家只看到我的风光,却不知道背后要熬过多少苦。

做月嫂久了容易得很多职业病,比如腱鞘炎。每次发作的时候我手腕上都会鼓一个很大的包,擦灶台一碰到墙面就钻心的疼。半夜起来手臂麻得伸不直,只能靠自己捶打缓解一点,或是拿着刮痧板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地刮。

我们月嫂抱宝宝不能直溜溜地抱,得把肚子挺得高高的,让宝宝靠在肩膀上,这是为了减少手的劳损,也是防止宝宝往下溜。长年累月这么挺着,我的肚子也不自觉地越来越鼓。

在客户家抱娃,这种姿势一天要维持好几个小时。

不过,要是跟缺觉比起来,抱娃的苦真不算什么。上户期间,我几乎没有一夜能睡个整觉,孩子一有风吹草动就得起来忙活。白天还有那么多工作要处理,孩子的洗澡抚触,产妇的乳房护理冲洗,三餐三点,只能靠自己安排,见缝插针地抓空休息,哪怕能眯个十分钟也是赚到。无论再怎么做时间管理,平均下来我每天也就睡个五小时。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的时候,我宁愿不吃饭,也想去换一个小时的睡眠时间。

这种长期紊乱的作息导致我免疫力下降得很厉害。从2017年开始,有好几次我都觉得胸闷气短,整个人特别难受。我们上户期间又有规定,不能轻易吃药,我只好通过食疗的方式自救,煮点绿豆汤雪梨水之类的,把自己从亚健康的状态稍微拽回来一点点。

月嫂行业就是这样,没有过硬的体质和吃苦耐劳的精神,真的很难出头。干得好了,才成为很抢手的稀缺资源。我在月嫂这行熬了十多年,工资从刚开始的两三千涨到一万、两万,又在2018年突破三万。

随着工资增长,雇主对我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他们希望我扮演的是一个全能型的管家角色,除了喂养孩子,做三餐三点,每隔两小时用吸奶器给产妇追奶。除此之外收发快递、买菜记账、日常打扫卫生也都由我包揽,相当于一个人干两个人都干不完的活,恨不得我能长出三头六臂来。

同事说我简直是要钱不要命,实际上我不光是为了挣钱,这份工作也让我跟着客户见了不少世面。我人生中很多个第一次都是客户给的,比如第一次坐飞机去香港,第一次吃比鸡蛋还大的荔枝,第一次为明星客户服务,和崇拜的作家莫言合影。如果不是做月嫂,这些事情可能永远不会和我有交集。

2018年,我随客户一家去香港旅游。

在不同的客户身上,我也看到了这个世界无处不在的参差。我见识过很多非常有钱的家庭,也服务过条件相对普通的工薪阶层,他们的工资甚至还没有我高,家里的储蓄只够请我一个月的。所以这一个月我更会全力以赴。

我做的月子餐,宝妈吃得特别可口,每次都一扫而光。面对奶水少的宝妈,我每天都会帮忙催奶,开始只有5毫升,慢慢变成10毫升,有的到我临走的时候已经有80毫升。对于我来说,不管客户条件怎样,我都会一视同仁。这份工作需要替人着想,更要与人为善,助人为乐。正是因为秉持着这种心态,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零投诉。

这是我在学催乳技术时办的学员证。

除了积极学习各种护理技能,这些年我还有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,就是记笔记。从2003年开始,每天宝宝熟睡之后,我都会认真记录他的身体发育情况、各项指标、饮食量等等以备查询。

有些客户大概是为了之后留作参考,下户的时候不同意我把笔记带走,说我用的笔和本子都是他们买的。没办法,我只能重新抄一遍,或者拍照存档。后来我长了记性,每次入户都一定把自己的本子带上,现在笔记已经积攒了有二十多本。

我上户期间写下的笔记。

年少阅读催生出的文艺情怀一直延续至今,思家苦闷无处抒发的时候,我还会写几首小诗。2017 年9月6号,我突然接到九年前一个客户的电话,她说:“小林姐,你在我家的时候,我看你写了很多诗,觉得你挺有才情,我想帮你出本书。”我听完一口答应了下来。其实我本来就计划到晚年一定要出本自己的书,现在梦想可以提前完成,心中自然是高兴的。

客户派了出版社的编辑来找我,帮我发起了十万目标的众筹。但我不是什么名人,愿意出钱的基本是亲戚朋友,她们都来自农村,手头不宽裕,众筹最终以失败告终。我以为这事不了了之,编辑还不死心,最终我自费出了一万多,书总算出版了。第一版印了300 本,一周时间就售罄。很多人催我再版,于是又印了500本,很快也卖光了。

我的第一本书,名字叫《小林育婴笔记》。

能受到大家的认可我发自内心地感激,唯一的遗憾就是因为忙工作,自己陪伴亲人的时间太少,也缺席了孩子的成长。上户的时候几乎没有私人时间,好不容易打次电话,说话音量,时间长短都得小心控制。

即便回老家,每次也待不了几天,丈夫骑着摩托车送我走的时候,孩子总是很难受。有一年母亲节,儿子给我发一个红包,说虽然你是我的妈妈,但我觉得给我母爱的并不是你,而是姑姑和奶奶。

虽然内心深处我们都能感觉到彼此的爱和牵挂,可长久不在一起生活,他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,我都不知道,聊天也只能问问他有没有钱花,冷不冷,交代孩子多注意身体,除此之外没时间聊什么,就这样错过了沟通最好的时机。最让我欣慰的是孩子非常懂事,这些年来一直踏踏实实地学习工作,从来没闯过什么祸。

儿子的照片,如今他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。

做月嫂是用劳动换取金钱和尊重,而培训学员,是让她们从我身上汲取力量。从2019年开始,我有意识地往讲师方向转型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专业培训,我考取了相关的资格证书。

去年正式进入公司讲课,很多学员夸我接地气,教的东西都能够马上实操运用,这让我特别有价值感。未来我想把自己的实践经验传递给更多学员。让她们明白,不论在哪个领域,只要专业到极致,都能赢得大家的尊重。

我现在的收入虽然不比做月嫂的时候高,但有了更多的时间看书学习,还可以孝敬老人,陪女儿长大。如果有机会,我还希望再写一本书,把这些年经历过的酸甜苦辣都记录下来,不求收获什么名利,至少它是我来过人间一趟的证明。


*本文由景小林口述整理而成,文中照片除特殊注明外均由景小林本人提供。*本文在今日头条首发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


景小林 口述

啊   窥 撰文

祖一飞 编辑


-THE  END-这是我们讲述的第288个真实故事

打开今日头条搜索“景小林”关注主人公搜索自拍关注我们 抖音搜索“景小林”看更多主人公视频
点击以下关键词看故事

去伊拉克挣钱 | 出差去南极 | 空巢十年 | 职业杀熊 | 3年不上班 | 偷渡美国 | 中年意外 | 冷冻妻子 | 裸模 | 性欲是什么 | 被美国人收养 | 流水线厂妹的逆袭  | 上海底层家庭的奋斗 | 做自己 | 香港富二代 | 龙套演员 | 胖女孩 | 财务自由后 | 非洲酋长 | 东北女人 被砍伤的医生  酗酒的俄罗斯女人 3个空巢老人家庭 武汉单亲妈妈  遗传病家族 生7个孩子 戒毒33次 | 北大保安 |美国打工14年 | 男保姆 |5%首付买房父亲大我45岁 | 离开美国 | 32岁失业 在家留学 | 46岁卖房读书 | 


“自拍”栏目长期招兼职作者

要求详见【招募要求】



点击公号名片关注“自拍“


给我们提供故事线索,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

本文原载于公众号【自PAI】

下一篇:我,德国人,学中医,给中国人号脉、针灸

导读:有真实故事想告诉“自PAI”? *请点击文章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填写表格 *或发送故事至: [email protected] 这是《自拍》第289个真实口述故事 我叫吴狄赫,德国人,不过现在,我可以算得上是半个地道的杭州人。 少年时期的一次偶然,看到李小龙的电影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图文欣赏

本月热点

热门Tag

无聊逛网  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! 粤ICP备14095699号  

无聊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