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聊逛网

当前位置:无聊逛网>热文推荐>投毒杀人的骗保艺术

投毒杀人的骗保艺术

公众号【浪浪历险计】发布于:2020-12-31 整理:无聊逛网
上一篇:中国大规模基建计划,将彻底改变地缘政治格局!

导读:由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,世界各发达国家的经济都呈现出了衰退迹象。 失业率持续上涨,社会局势动荡,令人触目惊心。 然而中国却在这一时候,迅速的投入了一项数以万亿计的经济刺激计划,堪称壮举! 这个世界上,不是所有的国家都会把经济建设放在第一位。 为


1


大家好,我是浪浪,人称保险蔡徐坤。


最近游族董事长被投毒致死一事,重新刷新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,果然现实要比虚构的艺术作品荒诞多了,毕竟虚构还要讲一下逻辑,但是现实不需要。


在影视作品中的商战,是三国演义式的运筹帷幄,是电影《华尔街》中的资本操控,是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的高手对决。


但在现实世界里的商战,是前ceo带着三条大汉抢公章,是董事长翻墙偷拍竞品机密,是不满利益分配的高管给董事长投毒。


这给我的感觉,就像是我想象中的一代宗师约架,从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决战于紫禁之巅,变成了拳击爱好者一拳K.O.苦练60年武功的掌门人,而且掌门人还一度号称自己的闪电鞭又刚又烈,谁碰谁没,但是自己3秒就没了。


他倒下的那一天,牛老师哭成了泪人。


求求你们要点脸吧,当坏人也是要讲究方法论的呀,起码学一下影视作品的经典桥段,但凡你们好好学一下,说不定明年你们的故事就被搬上荧幕了,但是你搞成现在这样,编剧都不敢这么写,怕被小学生骂。


而且可能,小学生连骂都不知道该怎么骂,他们把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想的很简单,但是现实给了他们一巴掌,你们还是太复杂了,less is more~


不过,2020年发生的这一系列魔幻事件,让我联想到了一起骗保大事件。


同样是投毒,同样有悲剧,有人心,有看不见底的深渊。


但有一点不一样,这个故事,比游族的更荒唐。




2


2005年的时候,高老汉走进了冀家的别院,他受人所托,要给这户人家做一些木工活。

 

这家的主人冀老头待他不错,在他干活期间,会时不时给他递去一根香烟,两人蹲在院子门口就开始侃起四围邻里的闲话。

 

就这么一来二去,两人相熟起来,高老汉认定这个在他看来富裕而且随和的同龄人,是个讲义气的好兄弟,工期结束后,高老汉主动少收了冀老头两百块钱工钱,这是给自己人的价格,他这样说。

 

但是高老汉可能没想到,冀家主人的有意示好,可能只是为了怕这个陌生工人会偷工减料。哪有无端端的善意,细思下来都是利益。

 

天真的高老汉显然没想这么多,他还抱有最朴素的社会观念,别人对你的好要记得,而且要还回去。


但生活不是这样的,对冀老头来说,他认为自己是凭能力争取到了这一部分便利。以自我为中心的人,往往就是活得如此理所应当。


两人的人生轨迹有了交集之后,转眼间7年过去,2012年,高老汉觉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适,在镇医院做了初步检查后,怀疑是肝硬化,可能要动一次大手术,而且小医院还做不了,医生嘱咐他要尽早到大医院确诊,如果确定是肝硬化,就早做治疗。


当然,要提前准备好钱,一笔数额不大,但对高老汉来说是巨款的钱。


于是穷途末路之下,高老汉第二次登上了冀老头的家门,在简单寒暄几句后,高老汉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,想借一笔钱到省城看病。


冀老头一听这哪行,你还真是不把我当外人看,差点就要翻脸把高老汉给撵出去,但是他又突然想到,前两年有个同乡也是生过一场大病,不过那个同乡买了一份保险,保险公司给赔了30万,生完病同乡家里的钱不仅没少,还变多了。这件事让他对保险有了新印象。


他联想到高老汉说的这些情节,跟当时同乡何其相似,心里就有了主意,想要借高老汉的病来讹一笔保险公司的钱。


冀老头同意了高老汉的借钱请求,并且假装好意,要出钱给高老汉和他媳妇买保险,说是如果以后再有个三长两短,也有份保障。


但是有一个条件,将来高老汉这份保险赔了的话,除去医疗费部分的钱,要交还给冀老头作为答谢金。


高老汉觉得合情合理,而且非常感动,有个人愿意无偿借钱给你,还主动帮你买保险,一般亲戚都做不到这个地步,除了千恩万谢还能说啥。


但他应该没看过动物世界,不然就会知道,在自然界里,看上去最美好的,往往最致命。


在冀老头的眼里,高老汉是他跟保险公司之间对赌的筹码,仅此而已。



3


2012年下半年,高老汉的病情还没有恶化到可以申请理赔的程度,冀老头就先按捺不住了,他怕自己借出去的钱要不回来,心里万般焦灼,居然萌生出了要加剧高老汉病情的想法。


他了解到,甲醛可能会引起肝硬化,于是买了一瓶甲醛皂消毒液,准备给高老汉投毒。


接着好戏上演了,你以为的投毒,是像《隐秘的角落》里的张东升一样,他把患有低血糖的老婆日常服用的药,换成了降糖药,无声无息中制造了老婆游泳溺水身亡的意外。


防不甚防,令人细思极恐。


但我没想到,冀老头在实操环节中的投毒,居然这么简单粗暴。冀老头的做法是,直接把毒药塞进裤兜里,然后跑到高老汉的家里去,当着他全家人的面,掏出一瓶毒液就往人家客厅里倒,倒完直接跑路,屁都不放一个。


我都懵了,还有这种玩法?别人选择投毒,是想害人又怕被人知道,但是冀老头投毒还真的就是按字面意思操作,堪称企业级理解。


这次投毒造成的后果,是高老汉夫妻和儿子急性消毒剂中毒,一家三口住进了医院,尤其是儿子的中毒情况比较严重,送到医院救治了5天才出院。


这时候,高老汉原本应该选择报警,但是他没有,他想到了之前冀老头借钱给他们的恩惠,他始终觉得这里面有误会,一个人怎么会无端端使坏,这不可能。


而冀老头在投毒之后给出的解释,又瞎了我的眼,他说,你家的地板上有你孙女的尿味,闻着难受,所以我倒了一点消毒液。


这个解释刷新了我对解释的认知,我以为他会说一时大意,没想到他是有洁癖。


最关键的是,高老汉真的信了。我不知道是该夸还是该骂,老实人活该被欺负吗?他不该,但老实人就是一直在被欺负。


可能是这次投毒真的起了作用,2013年,高老汉因患肝硬化做了一次干细胞移植术。手术完成后,冀老头立马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,但因为保险公司怀疑高老汉是在投保前就患有的疾病,拒赔了。


冀老头不甘心,就以高老汉的名义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但还是输了官司。在这件事上,他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,最终换来这么一个血本无亏的结果,冀老头完全接受不了,他像个狂热的赌徒一样,丧心病狂地想干把大的,一把梭哈,一局翻盘。


而这次他想赌的,是高老汉和他媳妇的命。



4


于是冀老头以退保为由,跟高老汉要来了身份证件,然后一口气以高老汉的名义买了8份人身保单,如果高老汉去世的话,按照之前的协议,冀老头能拿到上百万的保险金。


具体怎么杀人呢?冀老头的答案还是,投毒。


时隔一年,冀老头的投毒方式明显有了长进,估计做了不少反思。这次他知道了,投毒不应该当着别人的面投,要在背地里悄悄投。


然后冀老头再次跑到高老汉的家里,趁高家人不注意的时候,分别在高家的两个房间里投放了一种叫磷化铝的致命毒药。


然后接下来,我以为冀老头学会了投毒的奥义之后,应该知道这时候最重要的是,制造不在场证据,避免惹人嫌疑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。


但是他投完毒的第二天,就又跑到高老汉的家里,观察别人的身体状况,还很热心地问高老汉的媳妇,这两天身体咋样,感觉胸闷气短不?


这是我第一次听说,有人投完毒还会做客户回访的,要是下轻了,那不对,得加量,要是下重了,那也不对,得减量,拿笔记一下。


自从冀老头投完毒后,高老汉的媳妇和孙女就一直恶心呕吐,到了中毒的第三天,两人被送进了医院。


高老汉的媳妇活了下来,但他的孙女因为中毒太深,不治身亡了。


后来的故事我不说,你们也知道,作案痕迹和杀人动机这么明显的凶手,不可能抓不到。


可能这个案例,跟我之前分享过的骗保故事不太一样,之前的故事大多听起来颇为诡秘离奇,但那其实是从大量犯罪案例里筛选出来的少数例子,而绝大多数真实的骗保案件,就是这么荒诞,或者说荒唐。


你以为的杀人骗保,是东野圭吾式的犯罪,杀人需要经过巧妙的设计,手法隐秘,线索破碎,警方焦头烂额,凶手怡然自得,能查出来全靠机缘巧合。


而且这类案件,通常还伴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爱恨纠葛,骗保者是先有的恨,再有的杀人动机,最后才有的骗保想法。


但现实往往不是这样的。


大多数真实的杀人骗保案件,就是见钱眼开,把人当成了一种变现工具,杀人不需要讲逻辑,他们就是单纯的坏。这一刀子下去,能拿到多少钱?他们在动手时,想的是这事。


比如有的父亲为了还债,会把7岁的儿子当成变现工具,但是即使撇开感情而言,纯粹的理性人也会想到,我养这个孩子投入了多少成本,他长大后参与工作能给我带回来多少收益。我为了这十几万放弃自己的灵魂算啥?


但他们没想那么多,他们的想法是,我需要钱,我要想办法搞钱。


杀人骗保,就是个好方法。


于是他们就做了。


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变坏,只是一直有坏人,而且坏人一直这么坏,没有理由的坏。


对人心保持足够的敬畏,可能是善良的我们,对自我最好的保护。


相关阅读:

如何填满医保的不满?

说过的保险,都在这

本文原载于公众号【浪浪历险计】

下一篇:一个帝都金融民工在2020最后一天终于想通的26件事

导读:2020.12.31 2020年的最后一天,北京冷的要命,像极了我的东北老家。 朋友圈也因为新冠疫情的新一波病例和公布的行踪流调人心惶惶,感慨万千。 看着这些流调,我就在想,如果哪天,我的行动轨迹不幸进入了新冠疫情的情况通报,那应该是这样的: 毯某,男,36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图文欣赏

本月热点

热门Tag

无聊逛网  个人博客欢迎您的访问! 粤ICP备14095699号  

无聊逛网